王明明:畫院管理亟需行業標準
2013-04-03 14:56:39  來源:中國文化報  作者:嚴長元 高素娜 字號:  電郵 打印
  專業畫家同行政人員一樣競聘上崗,藝術家述職要求不交流水帳,而側重談自己在學術上的收獲、承擔了哪些社會責任,“創研室主任”職位也拿出來競聘,誰能從學術上對創作隊伍有整體推進,誰就上……3月26日,“北京畫院2013年競聘上崗演講大會”上的一些舉措,令人眼前一亮。這是該院第七年舉辦競聘上崗。

  近些年來,畫院的發展現狀曾遭到許多尖銳的批評和質疑,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。作為體現民族特色與國家水準的專業美術創作機構,畫院如何建立與社會發展相適應的體制,如何更好地發揮職能,多出人才、多出作品已成為畫院發展必須突破的瓶頸。作為一個有著50年歷史的老牌畫院,北京畫院在管理機制上的探索使人們看到了畫院自身的轉變。作為其自身而言,北京畫院也從中激發了藝術家們的創作熱情,獲得了發展的后勁與活力。日前,本周刊就畫院如何適應社會要求,如何改革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,如何促進畫院出作品、出人才等問題對北京畫院院長王明明進行了專訪。

  競聘上崗,在阻力中堅持

  美術文化周刊:北京畫院從2007年開始實行競聘上崗制度,一直堅持到現在,您進行這項改革的初衷是什么?有沒有遇到阻力?

  王明明:阻力非常大,到現在還有不贊成的聲音。但我堅持這么做下來,目的是希望通過競聘的方式,讓每個人都能認真思考自己的職責,發揮他們的主觀能動性。在具體的述職過程中,我不要求畫家談參加了多少展覽、獲得了多少獎項,我看中的是他們對藝術創作的想法。畫院畫家應該不同于職業畫家,他們必須明白畫院的功能是什么,明白自己的社會責任和對傳統文化的責任是什么,只有思考了這些問題,畫家才能明白自己的職責,才能制定出有效的短期和長期規劃,而不是成天圍繞著展覽、筆會以及其他應酬活動轉。因為畫院最終的目標是要出人才、出經典作品,否則一切都是空談。

  美術文化周刊:競聘上崗的效果如何呢?

  王明明:非常好,大家的精神面貌明顯不同了。今年我們還專門安排了創作人員和行政人員一起進行考評和打分,使他們能夠進一步交流和提高。現在畫院行政人員的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,很多都畢業于美術專業,他們需要這樣的碰撞,需要從畫家身上吸收東西。共同參與競聘上崗不僅使畫家和行政人員彼此了解、相互促進,這種程序化、規范化的機制,也能讓每個人各司其事、各負其責,進而營造藝術機構應有的藝術氛圍,制定出符合藝術規律的行政管理制度。

  從目前來看,這些努力是有成效的。現在我們的一批年輕人非常能干,成長很快。不少畫家做展覽也首先考慮到了社會責任,主動利用個展做一些社會公益活動等。畫院的發展離不開有效管理,這不僅包含對行政人員的管理,還有對整個畫院機制的統一規劃與管理。

  引進中青年人才保證畫院發展后勁

  美術文化周刊:北京畫院曾涌現出了于非闇、徐燕蓀、吳鏡汀、周思聰、趙志田等一批老藝術家。在當前的社會環境下,畫院要繼續保持人才隊伍的精英特性,在引進人才方面有哪些創新之舉?

  王明明:畫院的生存之本就是出精品、出人才。其中,人才是根本。北京畫院對人才的引進具有非常嚴格的程序和標準。首先,畫院藝委會有自己的初選權,之后會請外界專家共同評判。畫院是否需要這樣的人才,是否與已有藝術家的風格和題材重復等都是考慮的重點,我們希望配比不同門類、不同風格的藝術家,建立一支獨特的創作隊伍。從2000年至今,北京畫院已吸收了近30位畫家。當然,他們并不是競聘上就萬事大吉了,還有3年的考核期,3年內不調入關系,要考察他在這3年中是否有所發展和進步,否則就會被淘汰掉。北京畫院的進人機制、考核機制非常嚴格。

  美術文化周刊:北京畫院近幾年吸收了很多藝術家,像王冠軍是年輕的“80后”,李鳳龍沒有高學歷。我們引進人才的標準是什么呢?

  王明明:必須是年齡在45歲以下,在全國有影響力、有個人獨特風格且成熟的畫家。如王沂東、汪建偉、蔡玉水、莫曉松、馬琳、彭薇、王冠軍等一批新生創作力量的進入,使畫院聚集了不同畫種的精英,增添了創作活力。我們的目標是引進最有潛力的、不同類別的中青年藝術家,現在北京畫院畫家的平均年齡為48歲,這個年齡結構可以保障畫院發展的后勁。同時,我們的用人制度也非常靈活,如李鳳龍是我們從湖南挖過來的藝術家,他沒有任何學歷,但詩書畫印等傳統功力非常好,所以我們堅持吸納他。我們就是要打破舊有觀念,不以學歷來評判高低,李鳳龍代表了傳統文化傳承的優秀個案。

  美術文化周刊:對于這些人才的日常管理也有嚴格標準?

  王明明:對于畫家,我們明確提出每個人都必須制定創作計劃,從每年度到每個階段均要有明確的目標。同時,畫院藝委會再根據各自特點提出具體意見,這里不僅有專業創作上的要求,還有對研究任務的提示。我不會給畫家很多的行政壓力,但業務壓力會非常大,考核非常嚴格。

  當然,“松”“緊”都是有度的,我會盡最大限度給畫家們寬松的創作環境,這就好比將一顆種子播下,天氣好、水土服,至于結的果子如何,就看個人的靈性了。但我相信,多年以后會出現一批不錯的藝術家,而且是非常有后勁的藝術家。

  呼喚畫院管理的國家標準

  美術文化周刊:畫院的基本職能就是要出作品、出人才,但是我們現在的畫院很多、條件也很好,為什么就出不了大師和精品呢?

  王明明:一個時代的大師不是偶然的,大師與大師之間必定有著密切聯系。如石濤和八大,任伯年、虛谷和吳昌碩,徐悲鴻和蔣兆和等,都是高手相交、高手對話。所以藝術家一定要找高手對話,要找比自己藝術成就高的人探討藝術,要有非常高的藝術目標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現在很多畫院只注重作品,不注重人才長期培養的環境,這是不對的,我們應該更注重創作的過程和理念。解放后很多人都是一畫成名,之后再未出過好作品,這不是真正的藝術家。真正的藝術家應該有一批一批的作品面世。齊白石、林風眠、徐悲鴻等之所以被稱為大家,是因為他們都有一批高水平的東西支撐著,是一個整體。現在我們很多時候是在拔苗助長,短時間內就拔干了,這怎么能持續呢?現在的畫家最缺的就是人文底蘊,所以一定要注重后天的滋養和熏陶,努力吸收傳統文化。

  北京畫院近幾年請了許多名人來進行講座,談美學、談音樂、談攝影、談國學……雖然看似和繪畫不相干,但這些不同領域的藝術可以給畫家們以心靈的碰撞,激發他們的創作靈感,提高他們的人文素養。每次反響都非常好。

  美術文化周刊:在您看來,畫院普遍存在哪些問題呢?如何改進?

  王明明:畫院問題說起來不少,但最根本的是要培養一個藝術的大環境。我的原則是,即使不能改變大環境,起碼我把畫院的小環境搞好,把畫院風氣搞好。我做院長十幾年來,一直頂著壓力想做好一些事情,包括建立美術館、舉辦“北京風韻”系列展覽等,就是想證明畫院存在是有其特殊性的。周恩來總理在北京畫院成立時即提出了三大任務:研究、創作和教學。我們一直在堅持教學,主張導師制和個性化培養。但北京畫院從來不設課桌,不把手交,因為所有進來的學生都是有基礎的,中國畫的傳承需要個性化,所以我們采用的是師父帶徒弟的個性化管理。現在畫院系統的普遍問題是以創作為主,研究不足。畫院應該加強自身的研究力量,努力研究藝術的傳承,如不同地域的不同流派等。因為評價畫院的成績,就是要看其對所在地域的文化、美術有何貢獻,這是硬指標。研究、創作、教學——這三者誰主、誰輔,畫院要有明確的定位,如此才能有明確的發展方向。

  美術文化周刊:現在各地畫院的發展狀況各不相同,很不平衡。從管理角度看,怎樣改變這種現狀?

  王明明:我非常希望國家能出臺一個畫院系統的“行業標準”,哪怕是一個指導性的“意見”也好,能夠對畫院的功能、職責等有一個明確定位,如此才能衡量畫院做了哪些工作,是否符合國家對畫院的要求。有了這個標準,各種管理制度才能施行、才能有效,包括選拔機制、人才機制等。現在很多人爭著當院長,但上任后卻無所作為,帶著畫院的畫家到處走穴,這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事情。每個畫院都有自己的特殊性,國家應該建立標準,促使畫院依據藝術發展的本體問題制定管理辦法,唯有如此,才能使畫院活起來,持續發展。


最新文章
圖片主題
熱門文章
推薦文章
 
江苏五分快三计划预测